Interview--科幻作家王晋康:"三体"让科幻作家日子好多了

2016年07月19日

  网易娱乐报道(文、图/乔克德)相比刘慈欣,同为中国科幻文学扛鼎人物的王晋康就显得颇为低调了,他“躬耕”南阳,偏居一隅,却是中国目前最高产的科幻作家,已经创作百余部科幻小说,97年的时候就曾获得国际科幻大会银河奖、还获得过全球华语星云奖终身成就奖。在刘慈欣的《三体》掀起中国的科幻影视热潮时,他依旧“两耳不闻天下事”,直到南派三叔亲顾“茅庐”。

  2016年的这个夏天,68岁的王晋康终于从科幻文本创作的幕后第一次走到台前,宣布携带自己百余部科幻IP,与南派三叔的公司南派泛娱合作,加入南派三叔布局科幻电影的队伍中。采访中,朴实儒雅的王晋康称自己“对商业化的运作很不熟,没有这个经历也没有这个兴趣。” 所以这一两年,他一直在寻找一个公司,能够将自己所有的著作版权进行运营,那样“我就不再操心不擅长的这些事儿。”

  王晋康和刘慈欣私交很好,对于《三体》他更是不吝赞美,“我看了不止一遍,我很喜欢。”由《三体》开启的所谓的“中国科幻元年”,王晋康虽然谦称自己不甚了了,但细谈起来却也有自己的洞察,“确确实实《三体》踢出了临门一脚,至少它带动中国科幻,从杂志时代、短篇时代迈向长篇畅销书时代,而且把科幻的圈子影响,从科幻圈子之内,向主流文学界,向社会扩散。”更让他深有体会的是,《三体》之后,自己作品的再版已经变得容易,由文本衍生的IP资源,更是炙手可热,“好多人他就要,也要过来,什么签约什么再版,无论从出版,从影视转换,我们的日子比过去的好过多了。”

  谈与南派三叔合作:

  我对商业化运作很不熟

  他们不计较金钱最打动我

  网易娱乐:很感兴趣的是,因为您之前非常低调,这次为什么跟南派三叔他们合作,就像您刚才在发布会上讲的,基本上是把毕生的心血交出来,拿到南派来做。

  王晋康:这个优势互补,我的优势就是写作,埋头写作,我儿子也笑,我写作的时候,门要关上的,孙子也不允许进去,埋头写作。但是我对商业化的运作很不熟,没有这个经历也没有这个兴趣。我最近特别这一两年,版权也有一定转让,但是转让过程,那不是我擅长的东西,所以我一直在找一个有实力的公司,能把我的作品整个来运营,我就不再操这些不擅长的这些事儿。

  所以后来,我在把我一个版权转让给他们,转让给他们以后,和他们有一个见面,见面的时候,他们跟叶总就提出这个设想,我一听我说很好,我说正是我心中想的,所以我后来当时后来真正打算合作,中间也经过磨合也做着本身也有他的利益,公司有他公司他的利益,我们要找的中间一个平衡点,也尽可能磨合,最后结果还是比较我认为是比较愉快的。

  网易娱乐:哪个点是让您觉得这次合作是稳妥的,让您值得去交出自己这么多的著作版权?

  王晋康:其实当时打动我的都是一些比较琐碎的事儿,我到他们公司以后,一看他们公司那个气氛,都是年轻人,都很敬业,我首先就有一个好印象。然后我当时转让给他们只有短篇小说《终极爆炸》,但是和他们叶总见面的时候,后来他们聊起了我几篇小说,《生命之歌》《水星播种》,他当时聊了以后,他就是就是很欣赏,我觉得有一种知遇之感。我觉得他们不是斤斤计较一些金钱的一些事,不是要赚这些小钱,反正就是种种因素,促成了两边的合作。

  网易娱乐:大家在说,2016年是中国的科幻元年,也是因为刘慈欣老师那篇《三体》,因为那篇《三体》中国的公众大规模开始关注中国的科幻文学,中国的科幻写作,还有中国的科幻电影,因为您本身是在南阳,然后科幻很热的时候,您有没有想过我也有很多这样的作品,是不是也会有公司找上门来,有一种姜太公钓鱼的感觉?

  王晋康:没有这个感觉,主要是我低调,本身就是性格上的问题,我不太爱打交道,而且年纪也比他们大了一轮,算是差了一辈。因为我投身科幻写作虽然比较晚,但是在年龄上比他们大了一辈,在这方面,我对这个不擅长,也不太有兴趣,只是说我擅长写作我就只管写,然后就等别人来找上门来再说,没有太主动去联系。后来就一些,一些代理一些影视公司谈了一些合同,但是到最后有一个全面合作,就是和南派泛娱公司。

  谈作品影视化改编:

  我会做风格方向上大的掌控

  具体的创作我不会参与

  网易娱乐:那这次是把你所有小说的著作版权,都交给了你和南派三叔他们那个量子公司共同成立水星公司是吗?

  王晋康:还是属于南派泛娱旗下的量子公司,我是说我的具体合作人是量子公司。

  网易娱乐:这次选中你的,就首先想影视化改编的三部小说,那在改编过程中,您的角色会是什么样的?

  王晋康:我的角色就是,第一这个事经过我的同意,第二就是说,最好我做大的掌控,整个方向、风格这些掌控。但具体的我不会参与,没有那个精力也不擅长。

  网易娱乐:您说大的掌控,就这个主动权是剧本上的还是说?

  王晋康:剧本上的,对那些导演演员这些,我也不熟悉,我就是说你让我提意见,我也提不出什么好的意见,所以这些我都不做主,然后就是剧本。

  网易娱乐:对,这意味着你会参与剧本的创作吗?

  王晋康:剧本创作,具体创作我肯定不会参与。

  网易娱乐:只不过到后面把控的时候?

  王晋康:就是一个把关。

  谈中国科文学:

  中国科幻文学已经成熟

  优秀作品已经能跟国外比肩

  网易娱乐:说把自己的小说搬上银幕的话,您心里有什么标准?

  王晋康:这个我真的不好说,因为现在也都是对我来说,有个新工作而已。我在九几年的时候,曾经把自己的《生命之歌》改编成剧本,而且当时他们还很叫好,只是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拍成,但真正说现在我的那种水平,那种爱好,能不能适应这个现代一些这样的一些东西,我现在不好没有太大的把握,只能说在这中间互相磨合吧。

  网易娱乐:那您平时会看一些国外的科幻电影吗?

  王晋康:看,看得不是太多,最近你看像《星际穿越》,早一点的《阿凡达》这个《后天》《2012》这些我都看。

  网易娱乐:那您作为科幻作家,您怎么看待中国的科幻写作?或者中国的科幻文学,它现在出于一个什么样的阶段?

  王晋康:中国科幻文学我这个,按说我是没有资格回答的,因为我刚才说英语不好,所以我们看国外的那些科幻片,我们只能看介绍先,那么他就有一个滞后,至少得三年后才能够见到,而且它又在翻译的时候,有个挑选,我只能说,据我所看到的东西,我认为中国科幻现在已经发展到成熟的阶段了,有些优秀作品,可以跟国外评比,就包括《三体》在国外火起来,《北京折叠》在国外获提名奖,还有很多。

  谈刘慈欣《三体》:

  刘慈欣踢出了临门一脚

  让科幻作家日子更好过了

  网易娱乐:根据您对科幻文本的创作,怎么看待中国的这种科幻电影,科幻影视的这种热潮?

  王晋康:这个热潮肯定是好事儿,刚才大家采访也问我,刘慈欣他们踢出来临门一脚,确确实实他们《三体》踢出了临门一脚,至少他带动中国科幻,从杂志时代、短篇时代迈向长篇畅销书时代,他应该是踢出第一脚,其实在他之前,还有一个钱莉芳《天意》,但先相对于《天意》来说,毕竟它开始属于是比较偏硬的科幻,它不是那种核心科幻。作为真正核心的科幻作品,《三体》是从短篇时代、短篇杂志时代、到长篇畅销书时代,他迈的第一脚,而且是他有把科幻的圈子影响,从科幻圈子之内,向主流文学界,向社会扩散,他也是踢的第一脚。我们现在都可以明显的感到,自从《三体》以后,我们的作品要想再出一个再版的什么,你看我做的作品全部都再版现在不止一次了,好多人他就要,也要过来,什么签约什么再版,无论从出版,从影视转换,我们的日子比过去的好过多了。

  谈中国的“科幻热”:

  商业化并不是坏事

  叫好又叫座的作品肯定会出现

  网易娱乐:其实科幻影视在中国因为刚刚起步,然后之前刘慈欣老师他那个《三体》改编的时候,就前段时间还遭遇了烂尾事件,所以在您看来,中国的这种科幻电影的创作上,它在改编上您觉得会遭遇最大的困境是什么?

  王晋康:最大的困境我觉得就是,就是整合,是整合能力而不是说单项,比如说特效什么,不是文本绝对不是文本。这个其实主要是一个整合,整合能力。是一个属于系统工程,它不是说就哪一部分能做好,就更强地做好,但是我觉得整体,我们对科幻影视也不是太熟悉,只能说我们自己的看法不一定对,我们认为中国科幻,现在确实已经到了元年吧,属于中国科幻电影元年,确实到了一个迎接点,一定要有大发展。但是说《三体》本身,这个影片能不能成功这个我们不好说,即使它不成功也没问题,没有这第一部,然后第二部第三部,总一部很快就会出来。科幻就是一个很成功又叫好又叫座的,大家又喜欢又有内涵又有情怀这些作品肯定会出来。

  网易娱乐:那您刚才说的“整合”具体来是什么?

  王晋康:这就好像是,举一个简单例子,好像是中国造大飞机。现在我可以发动机买别的,可以机翼让谁谁谁一做,但是我一定要有个整体设计,如果没有整体设计能力,那就是空的。

  网易娱乐:那您在现在这个时候,毕竟接近古稀之年了,就是现在出山加入中国整个电影的大跃进时代,会不会觉得其实商业化气息挺浓重的,到后面万一比如说您可能,您的主动点可能没有那么大,该怎么办?

  王晋康:首先说是商业化并不是一个坏事。有商业化,能够养活作品这才是真正中国科幻往下发展最直接一个东西,如果要是科幻作家都穷的,我想比如说去几个国家,到国外去转一圈我都没有时间,那么你想写好作品根本不可能。商业化不是一个坏事,但是商业化的过程中我们不要丢掉我们的情怀,我们一些社会责任感。

  网易娱乐:第二个就是你的主动权……

  王晋康:这个是这样,既然我把作品交给他们来共同运营,当然我不可能全部掌控,只能是一部分掌控,比如双方共同来掌控。但是我们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磨合,就是犹豫就犹豫在这儿,我现在觉得应该是,他们这个公司还是有决心策划一场开局的科幻年,我希望我们这次找对人。

  网易娱乐:您刚才一直在说,中间经过很多磨合,那这个过程大概是多久?

  王晋康:半年,半年多。

  网易娱乐:其实您最希望,因为那三本小说是片方自己挑选的,您个人希望哪部作品想搬上银幕?

  王晋康:我的作品文本资源在科幻作家中应该是比较多的,毕竟我比他们出道早一点,比如说比刘慈欣早几年,就是科幻文本资源比较多,所以应该说适合拍电影还是比较多的。随便举几个例子,比如说《生命之歌》,这是1995年的作品,当时影响比较大。比如说《蚁生》,《蚁生》也是反乌托邦,这个实际上比较适合拍那种,比较软比较有内涵那种作品,比如说《终极爆炸》、《豹人》,太多了。

  网易娱乐:那您跟刘慈欣老师私交很好,你有看过他的《三体》吗?

  王晋康:当然看过,我看了不只一遍。

  网易娱乐:就也是很喜欢。

  王晋康:很喜欢。因为他的作品和我的作品比较相像,我看东西比较挑剔,比如说钱莉芳的《天意》,当时也是很优秀的一部作品,她是中国小说中间,科幻长篇小说中间第一个最为畅销,非常优秀的作品。但是她那个风格跟我差的比较远,所以这些侦探小说不一定是我喜欢,但《三体》我很喜欢。

  谈自己的科幻创作:

  我是站在“过去”看“未来”

  不会改编自己风格迎合年轻人

  网易娱乐:那些国外的科幻电影其实已经发展得很成熟了,他们有一套自己的宇宙观,他们建立起来那种科幻的世界观体系,就是中国可能还在起步阶段,您觉得您的作品,就是您觉得宇宙观也好,或者是科幻的世界观体系也好,最大的特点是?

  王晋康:我要说一下电影界所说的世界观和我们过去这个年代的人所说的世界观不一样,你们那个世界观是更精确一个说法,实际上是对你这个小说,这个背景一个设定,我本人对这个不是很感兴趣。我小时候没有说是延着一个具体的设定然后一直往下写,我没有这样,我都是我今天对这个事有灵感了,我就写这个故事,下一次明天对那个事情有灵感,就写另外一个故事。个人有个人特点,比如说《九州》他们就是设定了一个世界,然后有各个作家都来写这个世界,个人有个人的特点。

  网易娱乐:就是您现在还再继续写作?

  王晋康:我刚出了一本书,还在继续,这两年基本上每一年大概都是两部长篇和中篇。

  网易娱乐:还非常高产。

  王晋康:但是以后可能要慢一点,毕竟精力有限。

  网易娱乐:因为现在其实电影这种群体其实很多都是年轻人,您在写作过程中以后会不会……

  王晋康:不会的,第一我做不到,你比如说你现在让我写网络语言我肯定做不到。第二,我不愿意放弃我自己认为比较特殊的东西。我当时在一个作家笔会上我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我就说年轻作者,中国年轻科幻作家他们是站在未来看未来,他们实际上已经脱离现实了,他们站在未来看未来,而且刘慈欣和何夕这样的中年作家是站在现在看未来,而我是站在过去看未来。因为毕竟我年龄比他们大,我基本是在大跃进、三年困难时期、文革我们都经过,我们就是历史上一些东西比较重,我们在写科幻的时候,我们也不可能两只脚全部离开地面,至少说一只脚踏在地上,这个东西我觉得它不会是科幻的主流,但是它应该是科幻中间也是很有价值的一部分,所以我不会放弃自己的风格。

  网易娱乐:那这种有历史背景,会不会很敏感,像文革的话可能在改编上就要回避很多东西。

  王晋康:我们会做一定技术性的处理,有一些东西,会做技术调整。

  网易娱乐:因为您现在很多作品都要拍成电影,那您会不会最近有在看更多一些科幻电影?

  王晋康:没有,因为我现在首先任务就是把我写这个三部曲,就是《逃出母宇宙》、《天父地母》,还有第三部,现在我的主要工作写第三部,没有时间去多看电影,没事了晚上找一部电影看,或者到电影院去看,不是说非常大量的看。


分类:未分类 | 标签: | 查看:164
随罗辑和庄颜游览卢浮宫Summer Reading Seminar--“书香中国”论坛亮相书展 《三体》作者刘慈欣将与读者见面

发表评论: